日本大胆欧美人术艺术

  • <th id="l9sur"><sup id="l9sur"></sup></th>
  • <object id="l9sur"></object>

  • <center id="l9sur"><span id="l9sur"></span></center>

  • <th id="l9sur"></th>
    <big id="l9sur"></big>
  • 返回

    界石又出現了?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頁 進書架
    最新網址:www.studiog1.com
         界石又出現了? (第1/3頁)
        
    宋睿把情況都跟自己爺爺匯報了之后,就掛了電話。

    然后他能做的自然是只有耐心等待了,所有的一切自然由宋老來安排。

    宋家還是比較重視趙城將軍的,尤其是這次他突然查出糖尿病,更是讓宋家有點猝不及防,一旦趙城被調整職務,那等于宋家憑空就在軍方少了一個副大區的布局,這實在是太被動了。

    趙城雖然算不上宋家在軍方的領軍人物,但至少也是頭面人物之一??!

    只是糖尿病這種病根本沒有什么挽回的余地,不是說用最好的醫生、最好的藥或者說出國治療什么的,就能治得好的。

    現在既然知道了夏若飛有辦法,而且又愿意出手,宋睿知道,家族肯定不會放棄這樣的希望的,就看最后是怎么安排了。

    宋睿大約等了一個半小時。

    八點鐘過一點,他的手機又響了起來。

    “喂?!彼晤_B忙接了起來。

    “小睿,你稍等,首長跟你通話?!笔謾C里傳來了呂主任的聲音。

    很快,宋老那沉穩的聲音傳來:“小睿,我已經親自給趙城打電話了,你現在就去跟小夏匯合,一個小時后京城軍區的車就會過來接你們!”

    “爺爺,那趙叔叔那邊可得提前做些準備??!”宋睿連忙說道。

    “這我當然知道,若飛是中醫嘛!”宋老說道,“我跟趙城都說過啦!這肯定沒問題的,只要能治他的糖尿病,哪怕是讓他把軍區總院的中藥房搬回去,他都會立刻派兵去搬的!”

    “嘿嘿嘿……”宋睿也忍不住笑了起來,“對了,您沒忘了提醒他,要絕對相信醫生吧!我聽說趙叔叔可是出了名的諱疾忌醫……”

    宋老聽了也忍不住想起趙城以前一些可笑的軼事,不禁又好氣又好笑。

    宋老說道:“我不但提醒他了,還狠狠地罵了他一頓,告訴他如果敢違逆夏醫生的話,下次見面我親自用拐杖打斷他的腿!”

    “既然這樣,我就放心啦!”宋睿笑嘻嘻地說道。

    “行了行了!別耍貧嘴了!”宋老說道,“趕緊通知小夏吧!另外,記得向他轉達我個人的感謝之意?!?br>
    宋睿連忙正色說道:“好的,爺爺!”

    掛了電話之后,宋睿也不敢怠慢,立刻就跟夏若飛聯系。

    “若飛,起了嗎?”宋睿問道,“你住哪個酒店?我過來跟你匯合,一會兒京城軍區的車子過來接咱們!”

    夏若飛笑著問道:“都安排好了?那你過來吧!我就在三山駐京辦,榕城大酒店知道吧?1313房間,到了直接上來!”

    “得嘞!一會兒見!”

    ……

    四十分鐘后,榕城大酒店1313房間。

    宋睿大大咧咧地坐在沙發上,隨手打開夏若飛的特供香煙點了一根,深吸了一口之后才問道:“若飛,你沒有什么要準備的嗎?”

    夏若飛笑呵呵地指了指自己的頭,說道:“我的東西都在腦子里,要準備啥?車子什么時候來,咱們拎包就走!”

    宋睿干笑道:“我估計趙叔叔那邊還要準備準備,不過估計也快了……對了,早上爺爺特地吩咐,讓我向你轉達他老人家對你的感謝,我這可就算是轉達到了??!”

    “嗨!我給趙將軍治病,首長他道哪門子謝??!”夏若飛啼笑皆非。

    “這個大家都懂的?!彼晤Pξ卣f道。

    “好吧好吧!”夏若飛舉起了雙手。

    兩人有一搭沒一搭地說著話,何坤和秘書估計都緊張地等待著曾局召見的通知,也沒有過來打擾夏若飛。

    九點多鐘的時候,宋睿的手機響了起來。

    他掏出來看了一眼來電顯示,笑著對夏若飛說道:“趙叔叔電話來了!”

    說完宋睿按下了接聽鍵,笑嘻嘻地說道:“趙叔叔好!”

    “小睿??!你在哪個位置?我現在馬上派車過來接你!”電話那頭趙城的聲音雖然有些疲憊,但依然不失軍人的中氣。

    “趙叔叔,我跟夏醫生都在東四環邊的榕城大酒店?!彼晤Uf道。

    “行!半個小時內車子就到!”趙城說道,然后直接就掛斷了電話。

    “這個老趙頭!”宋睿撇了撇嘴說道,“每次都是這么風風火火!”

    這也是趙城掛電話之后宋睿才敢這么說,當著他的面,宋??蓮膩矶际抢侠蠈崒嵉?。

    趙城說是半個小時,果然就是半個小時。

    半個小時后,夏若飛和宋睿已經坐上了一輛霸氣的猛士指揮車——當然,霸氣也是相對而言的,要是跟夏若飛的騎士十五世比,這猛士車就又成小姑娘了。

    一位神色冷峻的三級軍士長認真地開著車,除了偶爾掃一兩眼后視鏡,其余時間都是雙目平視前方,而且全程一言不發。

    負責帶車的則是一位三十六七歲的上校。

    這位上校名叫靳峰,身材壯實皮膚黝黑,一頭精神的板寸根根豎立,即便是在車內都保持著筆挺的坐姿。

    這樣的軍人,夏若飛見過很多,但是這樣的上校軍官他卻是很少見到,所以也不禁多看了這位靳上校幾眼。

    想必能被趙城如此信任,此人也定有過人之處。

    猛士指揮車一直向西駛去,很快就來到了位于西郊一個戒備森嚴的小區。

    說是住宅小區,實際上就是一座山頭,周圍還有駐軍,門口站崗的也都不是保安,而是荷槍實彈的軍人。

    夏若飛一開始還想著這位趙城將軍會不會在軍營里接受治療呢!后來轉念一想,人家剛查出這么重的病,肯定是在家休息養病的,果然最后的目的地也正是這個守備嚴密的小區。

    靳峰探出頭去輕輕一揮手,門崗的橫桿立刻就升了起來,猛士車幾乎車速不減,準確地沖過了門崗,與此同時,兩邊站崗的士兵同時立正挺胸,向猛士車行了個舉槍禮。

    進了大門之后夏若飛突然感覺到胸口微微一熱!

    他楞了一下,不過隨即就反應了過來——是夏青刻的那片玉石樹葉,也就是界石感應陣法有了反應!

    這附近存在界石?

    夏若飛真是又驚又喜,沒想到友情出診一次,居然還有這么大的驚喜等著自己。

    這可真是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工夫??!

    不過夏若飛也知道此時不能露出任何異色,不管怎么樣都要等到給趙城治病后再找機會尋找。

    反正地點自己已經知道了,只要能到這小區內,感應陣法肯定就能夠發現。

    唯一的麻煩就是這個小區的戒備森嚴程度,已經不亞于一般的軍營了,不過對于夏若飛來說,想要偷偷混進來還是不難的,頂多就是稍微麻煩一點罷了。

    夏若飛腦子飛轉的時候,車子還在不停地在山路上往前開。

    中間有經過了幾道崗哨,不過每一道崗哨見到這輛猛士指揮車之后,都是立刻就放心。

    每經過一道崗哨之后,順著山勢建設的房子數量也越來越少,過了第三道崗哨,路邊目光所及之處就只能看到一座座錯落分布的別墅了。

    這些別墅有大有小,有的是獨棟,有的是聯排疊拼。

    猛士指揮車依然在往前開,絲毫沒有要抵達目的地的樣子。

    而車上的夏若飛心思卻早已經不在這上面了。

    他十分驚訝地發現,隨著車子的前行,他胸口的那枚玉葉居然越來越燙了。

    也就是說,他正越來越接近那塊界石!

    終于,猛士指揮車經過了第四道崗哨。

    這個區域里只有為數不多的十幾棟別墅了,而且這些別墅占地都比較大,還都帶著獨立的前后院子,顯得十分氣派。

    顯然,這是大軍區級別首長才能享受的待遇。

    最后猛士指揮車在第六號別墅門前停了下來,不過也只是稍停了片刻,一個探頭“滋!滋!”上下迅速掃描了一下,然后院門咔噠一聲就無聲地朝兩邊分開,猛士指揮車直接開了進去。

    此時夏若飛的心情已經激動到無以復加了,因為玉葉已經發燙到他有些難以忍受的程度了,他幾乎可以肯定——那塊界石就在趙城將軍家里!

    夏若飛心里一直想著這個事情,就連車子停下來了都沒有察覺,還是一旁的宋睿輕輕地用手肘捅了捅夏若飛,他才回過神來。

    原來趙城將軍已經親自從屋里出來迎接了,夏若飛連忙打開車門下車,另外一邊宋睿也下得車來。

    “趙叔叔!”宋睿遠遠地叫道。

    在家依然一身筆挺戎裝,肩扛兩個大大金色將星的趙城也露出了爽朗的笑容,加快幾步走上前來,說道:“小睿??!好幾年沒見你了,聽說現在你懂事多啦?”

    宋睿裝乖寶寶已經完全發自骨子里了,聞言立刻露出了一絲不太好意思的笑容,說道:“趙叔叔,就是覺得自己也到了學點本事,給家里分憂的年紀了!”

    “哈哈哈!好??!這就是懂事了嘛!”趙城用力地拍了拍宋睿的肩膀,宋睿齜牙咧嘴的忍著沒敢喊出來。

    寒暄兩句,趙城就把目光投向了夏若飛,咧嘴一笑說道:“這位一定就是夏醫生吧?”

    夏若飛微微一笑說道:“首長您好,我叫夏若飛,今天的確是由我來負責您的治療?!?br>
    “哎呀!夏醫生,幸會幸會!這次可真是太謝謝你了!”趙城一把抓住夏若飛的手緊緊握著,“宋老指示過我了,在夏醫生面前,我就是普通一兵,您就是我的首長,您叫我往東,我就絕對不往西;你叫我打狗,我就絕對不攆雞!總之一句話,執行命令要堅決,落實指示要徹底!”

    夏若飛聽了都不禁有些目瞪口呆,不是說這位趙將軍諱疾忌醫的嗎?他這個樣子哪有半點諱疾忌醫的樣子?天底下最乖的病人也莫過于此了吧?

    宋睿在一旁看了,差點沒憋住笑。

    看來爺爺的口吻很嚴厲??!你看把這趙叔叔給嚇的……

    夏若飛錯愕道:“呃……首長……”

    “夏醫生,你可千萬別叫我首長了!”趙城說道,“治療過程中您就是我的領導,我的首長!”

    “別別別!”夏若飛連忙說道,“那我叫您趙將軍吧!”

    “行!夏醫生您說了算!”趙城想了想說道。

    “那……趙將軍,咱們先找一個安靜的房間,我給你檢查一下身體?!毕娜麸w說道。

    趙城下意識地說道:“再檢查一遍沒必要了吧?我這不剛做完糖篩嗎?還有各種檢查報告都是齊全……”

    他說著說著就感覺有些不對勁,當他看到宋睿那帶著一絲壞笑的臉時,猛然間醒悟了過來,連忙改口說道:“對對對,檢查檢查,很有必要!很有必要!”

    夏若飛不禁一陣無語,不過他還是解釋了一句:“趙將軍,我是用中醫望聞問切的辦法給你做個檢查,既然我們要采用中醫療法,自然要用中醫的辦法先檢查??!放心,這個不會占用太多時間的?!?br>
    “沒關系沒關系,占用多久都沒關系!”趙城連忙說道。

    宋睿實在是有些憋不住,偷偷背過身去。

    不過從他那一直在顫抖的身體,傻子都能看得出來他是在無聲狂笑。

    就連不茍言笑的靳峰上校,臉上都忍不住浮現出了一絲笑容。

    趙城親自領著夏若飛一行人走進了別墅當中。

    一進門,夏若飛頓時感覺到胸口的那枚玉葉簡直像要著火了一樣,奇燙無比,他感覺自己的肌膚也都快要燃燒了一般,實在是有些難忍了,于是干脆心念一動,將這枚玉葉收入了靈圖空間當中去。

    反正如今已經可以完全確定,那枚界石必然是在趙城的別墅內了。

    甚至當夏若飛走進趙城別墅客廳的時候,靈圖畫卷本身都已經對界石有了感應,夏若飛能感受到自己掌心那個印記的躁動。

    趙城說道:“來來來,夏醫生,先坐下喝杯茶,我馬上讓人去準備治療室?!?br>
    若是以前,夏若飛肯定會想要先治病,不過今天他卻是把心思都放在了界石上面,趙城這話也正合他的心意,于是微笑著點了點頭。

    大家來到茶幾前坐下,夏若飛循著靈圖畫卷的感應,不著痕跡地坐在了靠里的位置。

    他的旁邊就是一個觀賞魚缸,魚缸的底部鋪了一層大大小小的鵝卵石,有的黑有的白……    

        (本章未完,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最新網址:m.hainajx.com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頁 存書簽
    日本大胆欧美人术艺术
  • <th id="l9sur"><sup id="l9sur"></sup></th>
  • <object id="l9sur"></object>

  • <center id="l9sur"><span id="l9sur"></span></center>

  • <th id="l9sur"></th>
    <big id="l9sur"></bi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