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大胆欧美人术艺术

  • <th id="l9sur"><sup id="l9sur"></sup></th>
  • <object id="l9sur"></object>

  • <center id="l9sur"><span id="l9sur"></span></center>

  • <th id="l9sur"></th>
    <big id="l9sur"></big>
  • 返回

    癭子木香柜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頁 進書架
    最新網址:www.studiog1.com
         癭子木香柜 (第1/3頁)
        
    潘家園舊貨市場,是京城最大的古玩字畫集散地之一,每天都有無數人過去淘寶,夢想著撿漏然后一夜暴富,當然,這里也充斥著大量的贗品,就算是經驗豐富的藏家也時常打眼上當。

    夏若飛到京城這幾天,也一直想著有空過去逛逛,他當然不是想要撿漏,而是想著會不會運氣爆棚在這里發現界石。

    對他來說無比珍貴的界石,在一般人看來就是貌不驚人的黑色石頭。

    潘家園每天都有各種稀奇古怪的東西,說不定就有小商販在外面收到界石,也不知道有什么作用,就擺在攤子上出售了。

    所以,夏若飛心中還是帶著一絲期待的。

    三人就分別乘坐兩輛車,直接殺向了潘家園舊貨市場。

    潘家園舊貨市場位于京城東三環南路附近,占地十分廣闊,據說有幾千家商戶,另外還有面積很大的地攤區。

    從停車場出來,夏若飛心中就感覺到了一絲失望,因為他掛著的玉符并沒有感應到界石的存在,連一絲發熱的跡象都沒有。

    不過潘家園占地很大,玉符的感應范圍也未必能覆蓋到全部的區域,再說他只是抱著撞大運的心態過來的,能有收獲自然是最好的,就算是沒有也不至于太失落,權當是消遣了。

    今天剛好是周末,整個市場是全面開放的,來這里逛的人也非常多,熙熙攘攘像是廟會一樣。

    進門之后,三人一路往里走,夏若飛也算是對潘家園的魚龍混雜有了一個直觀的認識。

    短短一兩百米,夏若飛已經有幸見到了好幾個“元青花”瓷器,以及宣德爐、雞缸杯等等,還有大量鄭板橋、齊白石的“真跡”……

    至于這些東西的真假,那就不言而喻了。

    而一路上,耳邊經常聽到那些攤販們跟淘寶客在講各種離奇的故事,什么慈溪的貼身太監偷偷帶出宮來的,什么鄉下親戚碰巧挖到古墳尋到的,而且這些攤販還故意壓低了聲音,一副神秘的樣子。

    七分故事三分寶,一件古玩如果沒有幾個曲折離奇的故事,那都不好意思拿出來賣。

    還有一些比較粗糙的合謀做局,比如假裝買家出高價起哄要買的,比如故意攤主和“顧客”故意爭吵,不小心透露出了寶貝訊息的,等等不一而足。

    趙勇軍顯然是潘家園的??土?,對于這些糊弄游客的伎倆門兒清,一邊走他還一邊跟夏若飛講解。

    夏若飛本來就沒有抱著投機撿漏的心思,所以對這些怪現狀也是一笑置之,權當是看個熱鬧。

    很快三人就穿過了龍蛇混雜的地攤區,來到了商鋪區,街道兩旁一間間店面,大都裝飾得古色古香,名字也頗有古風。

    這些商鋪經營的商品也五花八門,有文房四寶、古籍字畫、舊書刊、古玩玉器、竹木骨雕、宗教信物等等等等。

    夏若飛一路走來,雖然沒有進入店鋪里,但看到那琳瑯滿目的各種商品,也是覺得大開眼界。

    一會兒工夫,趙勇軍領著夏若飛和宋睿走到了一間名為博雅齋的古玩店門口,趙勇軍對這里應該是十分熟悉的,他同門口一個招徠顧客的小伙子打了聲招呼,就帶著夏若飛與宋睿徑直走了進去。

    趙勇軍并沒有在店面停留,而是直接穿堂而過,從后面的樓梯走上了店鋪的二樓。

    二樓的裝修古味十足,各種字畫、牌匾、掛屏、盆景、瓷器、古玩、屏風、博古架等等錯落布局,顯得格調十分高雅,大量使用了紅木材料的裝修,色彩上也充滿了貴氣。

    趙勇軍對這里很熟悉,一上樓就大聲叫道:“強子!又有什么好東西了?”

    二樓臨街的一面是兩扇大軒窗,軒窗旁的根雕茶座旁圍坐著好幾個人,他們聽到趙勇軍的聲音之后立刻轉頭看了過來。

    其中一個三十出頭的男人見到趙勇軍之后,立刻露出了熱情的笑容,起身恭敬地叫道:“軍哥,您來啦!”

    其他幾個人也紛紛向趙勇軍問好。

    趙勇軍大大咧咧地點了點頭,說道:“強子,我帶了兩個好兄弟一起過來瞧瞧熱鬧,這是夏若飛,這是宋睿!”

    接著趙勇軍又對夏若飛和宋睿說道:“他是這家博雅齋的老板徐強,你們叫他強子就好了?!?br>
    夏若飛微笑著對徐強說道:“徐老板,幸會!”

    宋睿也淡淡地點了點頭。

    徐強連忙說道:“不敢當不敢當,夏少、宋少,兩位叫我強子就好了?!?br>
    這徐強都三十出頭了,年紀比夏若飛與宋睿都要大,不過在他們面前,徐強卻不敢有絲毫怠慢。

    趙勇軍雖然性格豪爽,在古玩圈里朋友很多,但是能被他稱為好兄弟的卻幾乎沒有,而夏若飛與宋睿一看就是氣度不凡,所以徐強也知道這兩位多半是跟趙勇軍一樣,是京城上層圈子里的少爺。

    接著趙勇軍又給夏若飛和宋睿介紹了一下旁邊的幾個人。

    其中一個穿著唐裝,須發皆白,頗有些道骨仙風的老者,名叫郭儒塵,是京城古玩協會的副會長,在古玩圈中名氣也頗大。

    還有一個四十多歲的富態男子,穿著一件亞麻短袖,手上掛著一副金絲楠手串,叼著一根煙斗,他瞇著一雙小眼睛,臉上似乎隨時都帶著笑容,就像個彌勒佛一樣。

    根據趙勇軍的介紹,這個富態男子名叫安德明,是津港市的古董商,跟趙勇軍、徐強都做過幾次生意,業內人稱“安胖子”。

    最后一個人穿著打扮都有些土氣,而且神態顯得十分拘謹,兩只手都不知道往哪兒放了。

    聽徐強介紹,這個土里土氣的中年人名叫王興水,是安胖子的一個鄉下遠房親戚,這次的東西就是王興水在鄉下老宅里找到的。

    在徐強介紹的時候,夏若飛的目光在王興水的身上多停留了兩秒。

    王興水看起來就是一個農民,在富麗堂皇的廳堂里顯得相當拘束,有點縮手縮腳的,不過夏若飛卻總感覺他那躲閃的目光似乎并不全是因為拘謹,而且那一身土氣的衣服穿在他的身上總有一種不協調的感覺。

    不過夏若飛今天純粹就是來看熱鬧的,所以也沒有說什么。

    簡單地介紹了一下之后,趙勇軍就大大咧咧地問道:“強子,東西在哪兒呢!”

    沒等徐強說話,安胖子就笑瞇瞇地說道:“軍哥,就是這個香柜,是我親戚在鄉下老宅子里找到的,您也給強哥掌掌眼?”

    安胖子的年齡比徐強和趙勇軍都要大不少,不過他叫起“軍哥”“強哥”來卻是十分順口,完全沒有絲毫的扭捏。

    趙勇軍的目光落在了根雕茶幾上面擺放著的一個木制小柜,夏若飛也一起看了過去。

    這個柜子大約八十公分高,看起來端莊古樸,透著一股古風古韻。

    趙勇軍咦了一聲,走到近前觀瞧,還拿出了隨身攜帶的一把小手電,細細地查看了起來。

    “嚯!這是癭子木的老玩意兒?”趙勇軍忍不住也露出了一絲訝異的神色。

    安胖子笑瞇瞇地說道:“軍哥果然好眼力!這是我的遠方表哥家里祖傳的,表哥,你給軍哥說說這物件的來歷!”

    那個土里土氣的王興水有些結巴地說道:“這東西是……俺祖上傳下來的,聽……聽俺爺爺說,已經傳了七八輩兒了!以前還有個配套的佛龕,后來不知道哪一次搬家給弄丟了……”

    安胖子也在一旁說道:“軍哥、強哥,那個佛龕我小時候見到過,還有印象,應該是紫檀的!如果留到現在,也值不少錢呢!”

    夏若飛的眼力比較好,雖然沒有湊近了看,但對這個小香柜也已經看得比較清楚了。

    他看到這香柜的木料上有一些花紋,有點像他上次賣給唐鶴的金絲楠木料上面的那種大波浪紋路。

    再聽趙勇軍剛才說“癭子木”,夏若飛也大致猜出來了,實際上金絲楠木上的各種花紋,也是樹干病變產生的癭瘤形成的,估計趙勇軍說的癭子木也是這種情況。

    這時,徐強笑著問道:“軍哥,您給掌掌眼唄!”

    趙勇軍撇了撇嘴說道:“我可不怎么擅長木器的鑒定,只能看個大概,強子,你找我可算是找錯人啰!對了,郭老什么意見?”

    一副道骨仙風模樣的郭儒塵笑了笑說道:“趙總,我對木器藏品的研究也不是很深,不過這物件看起來應該是個老玩意兒?!?br>
    趙勇軍點點頭說道:“嗯,看表面差不多像是明朝的物件,如果說傳了七八輩兒,那算算時間應該也差不多?!?br>
    徐強露出了一絲喜色,問道:“軍哥,這么說這個柜子還是靠譜的?”

    夏若飛注意到,安胖子跟王興水兩人的目光飛快地交匯了一下,都露出了一絲掩藏很深的喜色。

    雖然只是短短的一瞬間,夏若飛卻敏銳地察覺到,王興水的眼神在那一刻沒有一絲鄉下老農的懵懂,反而是帶著狡黠的光芒。

    夏若飛的疑心更盛了,不過他卻沒有動聲色,只是暗暗地用神念聯系了空間中的夏青。

    夏若飛對古玩沒什么研究,他想詢問一下夏青是不是懂這個。

    夏若飛與夏青用神念交流,屋子里自然不會有人能察覺到。

    很快,夏若飛放開了空間的限制,讓夏青可以透過空間來查看到那個小香柜的情況。

    夏若飛作為空間的主人,對空間有著絕對的掌控權,讓夏青接收到外界的情況自然是易如反掌。

    夏青一邊查看,一邊用神念與夏若飛交流匯報著,夏若飛的臉上漸漸地浮現出了一絲意味深長的笑容來。

    這邊趙勇軍聽了徐強的話,忍不住又看了看那個小香柜,然后謹慎地說道:“強子,看起來像是明朝的老物件,而且這種里里外外全是癭子木的物件還是比較稀少的,不過我接觸木器比較少,你讓我看也看不太準??!”

    徐強聽了趙勇軍的話,心里十分糾結,一方面是心癢癢的,生怕錯過了好東西;另一方面他又擔心看走了眼,這東西安胖子開價兩百萬,雖然對徐強來說也不是損失不起,但如果打眼的話,傳出去名聲就不太好了。

    趙勇軍見徐強這副樣子,忍不住笑著說道:“強子,你小子既然看不準,就找專家來看??!你說你叫郭老和我過來,我們都不是專精木器類的,能給你什么意見?”

    徐強其實也知道,只不過這種事情就是找個心理安慰,其實他已經很傾向于買下來了,就是想再聽聽趙勇軍和郭儒塵的意見。

    如果趙勇軍和郭儒塵也都看好的話,那徐強就不會猶豫了。

    徐強苦笑了一下說道:“我本來是想請陳會長幫忙掌眼的,他卻碰巧不在京城,聽說是豫北省那邊出了一套金絲楠的老物件……”

    趙勇軍聞言撇了撇嘴,對安胖子說道:“安老板,要不你們就再等等唄!強子肯定是誠心想買,不過還想讓陳會長幫忙再看看?!?br>
    安胖子苦笑著說道:“軍哥,不是我不給強哥面子,我這遠房表弟也是家里遇到事兒了,急著用錢,所以才不得已出售家傳寶貝的?!?br>
    王興水也有些緊張地說道:“我小兒子得了白血病,醫藥費要好幾十萬呢!就等著這錢去救命了……”

    安胖子接著又在一旁說道:“強哥,如果您拿不準,要不這事兒就算了吧!城北的薛老板對這個香柜也很感興趣,我跟表弟再去找薛老板談談好了?!?br>
    徐強一聽連忙說道:“安老板,別介??!我也沒說不要,凡事還得有個先來后到吧!我這邊還沒看好,你就去找薛麻子算怎么個事兒???”

    城北的薛麻子也是古玩圈里有名號的人物,而且跟徐強還有一些過節,兩人素來不對付。

    徐強本來就對這個癭子木香柜很敢興趣,再加上安胖子又說要把香柜賣給薛麻子,徐強自然一下子就著急了起來。

    安胖子笑瞇瞇地說道:“強哥,規矩我懂!不瞞您說,薛老板已經出到了兩百一十萬,不過我已經先答應你了,這不還是先過來給您看了嗎?不過您如果不要,總不能不讓我賣給薛老板吧!”

    徐強說道:“那是肯定的。老安,你們再等等……”

    “好好好,強哥,那您再好好看看?!卑才肿游⑿χf道,“不過薛老板那邊也催得比較緊,您最好盡快做決定……”

    徐強的腦門子里泛出了一絲絲細密的汗珠,顯然他也是在進行著激烈的心理斗爭。

    不過他其實已經先入為主地想拿下這個香柜了,在安胖子的催促下,徐強很快心一橫,咬牙說道:“行!安老板,這個香柜我……”

    這時,夏若飛突然開口說道:“等一下!”    

        (本章未完,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最新網址:m.hainajx.com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頁 存書簽
    日本大胆欧美人术艺术
  • <th id="l9sur"><sup id="l9sur"></sup></th>
  • <object id="l9sur"></object>

  • <center id="l9sur"><span id="l9sur"></span></center>

  • <th id="l9sur"></th>
    <big id="l9sur"></bi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