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大胆欧美人术艺术

  • <th id="l9sur"><sup id="l9sur"></sup></th>
  • <object id="l9sur"></object>

  • <center id="l9sur"><span id="l9sur"></span></center>

  • <th id="l9sur"></th>
    <big id="l9sur"></big>
  • 返回

    馬雄赴京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頁 進書架
    最新網址:www.studiog1.com
         馬雄赴京 (第1/3頁)
        
    !夏若飛不禁笑了起來,說道:“當然不是,實話告訴你吧!如果不是這片玉葉,你現在最好的結果也是頭破血流外加腦震蕩,如果嚴重一點說不定小命就沒有了!”

    鹿悠心中劇震,如果不是之前滴血認主的神奇過程讓她已經有了一個心理緩沖,夏若飛這番話她是無論如何都不會相信的,但是一想到那滴血神奇地消融的情景,鹿悠覺得自己學了多年的唯物主義似乎開始動搖了……

    夏若飛見鹿悠瞠目結舌的樣子,笑了笑說道:“早上是怕太過驚世駭俗,也擔心你不相信,所以沒有跟你詳細說,我也沒想到這塊護身玉符這么快就發揮了作用,你也真行……”

    鹿悠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笑。

    她的手緊緊抓著這片與她似乎心意相通的玉葉,心中暖融融的。

    這片玉葉居然這么珍貴,關鍵時刻可是救命的寶物??!夏若飛就直接送給她了。

    他應該是關心我的吧……鹿悠心中偷偷地想道。

    夏若飛見鹿悠怔怔的樣子,忍不住笑著說道:“想什么呢!別發愣了,咱們過去吧!馮總肯定急壞了!”

    “嗯!”鹿悠雙目眼目流轉,深深地看了夏若飛一眼之后低頭輕輕說道,“謝謝你啊……”

    夏若飛楞了一下,隨即說道:“你跟我這么客氣,我還真是有點不習慣……對了,這片玉葉的事情你千萬別說出去??!最好連田阿姨、田教授都別說……”

    鹿悠心中一甜,覺得自己有了一個跟夏若飛共享的秘密,這小妮子卻不知道其實夏若飛的玉葉并不止送她一個人,每個人夏若飛都是要這么交代一番的。

    實際上早上夏若飛本來就想說的,不過還沒來得及說。

    現在鹿悠經歷了這樣的驚魂一刻,再叮囑她效果應該會好得多。

    果然,鹿悠認真地說道:“我知道了,你放心吧!”

    夏若飛與鹿悠一起走出了樓梯間。

    馮婧也正驚喜地走了過來,遠遠地說道:“董事長、鹿小姐,CT檢查沒有發現腦部損傷!這下總算是放心了!”

    其實CT檢查報告是沒這么快出來的,不過負責檢查的醫生是可以看到CT成像的,只是做CT的人很多,他們一般都是集中時間出報告。

    馮婧的交際能力很強,她跑去找了醫生說了一堆好話,終于知道了鹿悠檢查的情況:CT檢查未發現腦部異常,也沒有見到外傷、淤血等情況。

    馮婧頓時長長地松了一口氣,連忙跑過來向夏若飛報告這個好消息。

    夏若飛聞言笑了笑說道:“沒事就好!鹿悠,以后可別這么冒失了,一定要注意安全?!?br>
    鹿悠輕輕地說道:“我知道了……”

    馮婧有些詫異地看了看鹿悠,又看了看夏若飛——剛才兩人還差點當眾吵吵起來,這么一小會兒,鹿悠就變得這么溫順了?夏若飛到底施展了什么魔法把她鎮住了?

    不過一直都背負著巨大壓力的馮婧,現在總算是放下了心來,所以她也沒有多想,就笑著說道:“董事長,上午真是嚇死我了……”

    “馮總,不好意思??!”鹿悠主動說道,“我給你們添麻煩了,還耽誤了你們拍攝……”

    馮婧大度地說道:“沒事兒!過兩天天氣好了我們再去一趟就是了,這幾天可以先拍別的鏡頭?!?br>
    夏若飛問道:“時間上趕得及嗎?”

    “沒問題的,董事長放心吧!”馮婧輕松地說道。

    鹿悠沒有事,就已經是萬幸了,至于拍攝進度,無非就是后面加加班的事,馮婧倒也不是很在意,現在總的來看時間肯定是夠用的,除非各種意外都集中在一起出現。

    夏若飛點點頭說道:“好,馮總,你去跟達芙以及團隊人員解釋一下,也告訴他們一下鹿悠沒事,讓他們別擔心,我送鹿悠回去!”

    “董事長,正式報告還沒取呢!”馮婧說道。

    夏若飛笑了笑說道:“不用了,我剛才給鹿悠檢查了一下,她確實沒什么事兒,這報告不用取了?!?br>
    馮婧這才想到夏若飛就是一位高明的醫生,因此心中也再沒有顧慮,同兩人打了聲招呼就離開了醫院。

    而夏若飛也帶著鹿悠到醫院停車場取了車。

    他先帶著鹿悠回到酒店,把早上準備好的玉肌膏和那盒茶葉拿了下來,然后又開車送鹿悠回家。

    田慧蘭來京城工作之后,并沒有急著在京城置業,所以一直都住在發改委提供的公房里。

    不過作為發改委主要領導,田慧蘭的住宿標準也很高,雖然中-央一直都在狠抓作風建設,但是一位正部級領導干部應享受的正常待遇還是有的。

    所以田慧蘭的住所是發改委老家屬院里最大的一套公寓,雖然外面看起來樓有些舊了,但其實內部裝修還是不錯的。

    夏若飛驅車來到家屬院,鹿悠探頭跟門衛打了個招呼,門衛立刻就放行了——雖然鹿悠比較少來京城,但她母親可是常務副主任,所以這邊的門衛在她來的第一天就已經記住了這個漂亮的主任千金。

    在鹿悠的指引下,夏若飛開著宋睿的輝騰車來到了一棟十層左右的公寓樓下。

    “我到了?!甭褂瓶戳丝聪娜麸w問道,“要上去坐坐嗎?”

    “不了?!毕娜麸w微笑道,“田阿姨那么忙,冒昧打擾不太好?!?br>
    鹿悠脫口而出道:“我家沒人,我媽這個時候肯定在單位呢!”

    說完這句話之后,鹿悠頓時臉上一熱,意識到這句話有些太曖昧了,連忙有些慌亂地說道:“我……我先上去了……”

    夏若飛也有些尷尬,連忙說道:“好,我回三山的話會提前跟你聯系的,對了,你回頭把身份證號發給我一下,機票的事情我來搞定,你就別管了!”

    “嗯!”鹿悠飛快地點點頭,然后推開車門,拎著裝滿了玉肌膏的紙袋下了車,逃也似地跑進了公寓樓里。

    夏若飛望著鹿悠曼妙的背影,心中也有些亂,沉默良久才長嘆了一口氣,發動車子調頭離開了發改委家屬院。

    ……

    一番折騰之后回到酒店,已經是下午五點來鐘了,夏若飛也沒有急著去找宋睿還車,而是直接回到了自己的房間。

    他拿出手機沉吟了片刻,開始是準備給馬志明打電話的,后來想了想還是決定直接找馬雄。

    電話撥出去響了兩聲就被接聽了,聽筒里傳來了馬雄爽朗的笑聲:“夏生你好??!”

    “馬老先生好!”夏若飛微笑著說道,“沒有打擾到您工作吧?”

    “哈哈!我現在是半退休的狀態,公司的事情大多都交給志明去處理了!”馬雄笑著說道,“夏生找我有什么事嗎?”

    “馬老先生,我最近得了一塊不錯的翡翠大方牌?!毕娜麸w說道,“我本人沒有收藏翡翠的愛好,想要把它變現。本來朋友是建議我走拍賣渠道的,不過我想到你們公司長期從事珠寶玉器經營,所以想先問問你們有沒有興趣接手?!?br>
    聽了夏若飛的話,馬雄毫不猶豫地說道:“當然有興趣的,夏生出手的東西,一定是極品的!”

    夏若飛都還沒有具體說一說這塊翡翠大方牌的情況,馬雄就毫不掩飾地表達了他的購買意愿,這種無條件的信任,甚至是盲目信任,讓夏若飛也不禁暗暗感動。

    他說道:“馬老先生,這樣吧……我拍幾張翡翠大方牌的照片發給您,您看過之后再決定吧!”

    “不用看了,我信得過夏生你!”馬雄開玩笑道,“你開個價就好,我絕對不還價!”

    “還是先看看東西吧!”夏若飛苦笑著說道,“具體值多少錢,還是您自己判斷!”

    “那好吧!”馬雄說道,“夏生知道我的郵箱號,我現在就在書房,你拍好之后直接發過來就行了?!?br>
    “好嘞!”夏若飛高興地說道。

    掛了電話之后,夏若飛從空間中拿出了筆記本電腦、單反相機以及那塊帝王綠翡翠大方牌。

    他先按下了筆記本電腦開機鍵,然后才拿著那塊翡翠大方牌來到了光線更好的陽臺上。

    陽臺的小茶幾上還擺著一束花,夏若飛將翡翠大方牌放在茶幾上,然后用單反相機對著這塊翡翠方牌,從各個角度分別拍了幾張照片。

    然后他又一只手拿起那塊翡翠大方牌對著遠處的夕陽,另一只手拿著單反相機拍了幾張能夠顯示翡翠透光性的照片。

    這個動作有點別扭,不過夏若飛還是很輕松就完成了拍攝。

    如果趙勇軍看到夏若飛居然玩這樣的危險動作,一定會嚇得心臟狂跳的——陽臺上可沒有地毯,只要手一滑,價值破億的帝王綠大方牌一定會摔碎的。

    夏若飛的精神力修為極高,就算是讓這塊翡翠大方牌懸浮在面前也沒有任何問題,所以自然是不會出現失手摔落這樣的意外的。

    很快他就拍好了照片,將帝王綠大方牌收進了空間里,然后取下單反相機的SD卡,回屋將卡插進了電腦里面。

    夏若飛熟練地導出了照片,沒有進行任何修圖,直接通過電子郵件發給了馬雄。

    發完電郵之后,夏若飛收拾了一下相機、電腦,把它們都放回了空間當中,然后走到陽臺上點起了一根煙,對著繁華的京城吞云吐霧。

    一根煙還沒有抽完,馬雄的電話就打了過來。

    這一切自然是不出夏若飛所料的——沒有人能抵御玻璃種帝王綠翡翠那令人心醉的美麗,更何況馬雄還是大半輩子都從事珠寶行業的業內人士。

    “馬老先生?!毕娜麸w接起了手機。

    馬雄的聲音透著一股激動:“夏生,照片我看過了,這……這是一塊極品的玻璃種帝王綠大方牌?”

    不管從哪一方面判斷,這塊帝王綠大方牌都是幾乎完美的極品。

    雖然通過照片并不能完全鑒別真偽,但馬雄知道夏若飛絕對不會拿這種事情開玩笑的。

    所以哪怕是沒有親眼見到實物,馬雄心中已經有了自己的判斷。

    夏若飛淡定地笑了笑,說道:“我對翡翠不是很懂,不過我的朋友判斷,這塊翡翠大方牌應該是玻璃種帝王綠的,而且是制作于晚清時期,還具有一定的文物價值?!?br>
    馬雄的呼吸都變得有些急促了,作為珠寶行業的巨頭,他自然是經手過不少帝王綠翡翠的,只是玻璃種帝王綠本身極為稀少,哪怕只是一個小小的吊墜,每次出現在拍賣會上都會引起激烈爭奪,幾乎每一件都能拍出令人瞠目結舌的天價。

    更何況這塊翡翠大方牌如此厚重大氣,色種水俱佳,并且還帶有一定的文物價值,就更加讓馬雄怦然心動了。

    “馬老先生,不知道這塊翡翠大方牌您感不感興趣呢?”夏若飛微笑著問道,“需要看一看實物嗎?”

    “感興趣!簡直太感興趣了!”馬雄毫不猶豫地說道,“我馬上安排飛機,今天晚上就飛去三山!”

    夏若飛連忙說道:“不著急不著急,您如果想看看實物,明天上午過來就可以了,我目前只聯系了您一個人!”

    “夏生,那就太感謝你了!”馬雄高興地說道。

    “哦,對了,馬老先生,我現在人不在三山,我在京城呢!”夏若飛又連忙提醒道,“您明天直接到京城的王府井希爾頓吧!我住在這家酒店!”

    “行行行!”馬雄說道,“夏生,這塊帝王綠大方牌可一定要給我留著??!”

    “放心吧!”夏若飛笑呵呵地說道。

    馬雄是真的中意這塊帝王綠大方牌,又不放心地叮囑了幾句,如果不是夏若飛保證在他到京城之前不會再給別人聯絡出售的事情,他恐怕都會忍不住今晚就趕過來。

    ……

    第二天,老天爺比較給面子,昨天下了一點小雨之后,今天又是一個艷陽高照的天氣,馮婧帶著達芙和攝制團隊再次去了郊區片場。

    趙勇軍聯絡好了他的朋友,本來是準備上午過去的,不過夏若飛約了馬雄見面,于是把看房的事情推到了下午。

    趙勇軍聽說夏若飛聯絡了那塊大方牌的買家,有點擔心夏若飛不懂行情吃虧,堅持留在了酒店,要給夏若飛把關。

    喜歡湊熱鬧的宋睿自然也不會錯過這樣的事情,同樣留在了酒店。

    在自助餐廳吃了早餐之后,兩個家伙就都鉆到了夏若飛的房間里。

    本來夏若飛是要去機場接馬雄的,不過老先生婉言謝絕了,雙方就約好在酒店見面。

    馬雄是一大早從港島乘坐他自己的私人飛機飛過來的,根據馬雄提供的航線信息,大約九點左右在京城落地。

    到了九點半,夏若飛看看時間差不多了,就帶著趙勇軍與宋睿一起下樓,來到了酒店大堂。

    馬雄畢竟是世界級富豪,沒去機場接也就罷了,如果連樓都不下,就等在房間里,多少是有些失禮的。

    三人在大堂坐了一會兒,就看到一輛黑色的奔馳斯賓特豪華保姆車開到了酒店門廳。

    “若飛,是不是你約的人來了?”宋睿伸手捅了捅夏若飛的肩膀問道。

    夏若飛抬眼望去,車子的電動門在滴滴聲中緩緩打開,他剛好看到馬雄從車內走了下來。

    “是他們!”夏若飛笑著長身而起,邁步朝著馬雄迎了上去。    

        (本章未完,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最新網址:m.hainajx.com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頁 存書簽
    日本大胆欧美人术艺术
  • <th id="l9sur"><sup id="l9sur"></sup></th>
  • <object id="l9sur"></object>

  • <center id="l9sur"><span id="l9sur"></span></center>

  • <th id="l9sur"></th>
    <big id="l9sur"></bi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