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大胆欧美人术艺术

  • <th id="l9sur"><sup id="l9sur"></sup></th>
  • <object id="l9sur"></object>

  • <center id="l9sur"><span id="l9sur"></span></center>

  • <th id="l9sur"></th>
    <big id="l9sur"></big>
  • 返回

    重返獵人谷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頁 進書架
    最新網址:www.studiog1.com
         重返獵人谷 (第1/3頁)
        
    夏若飛略一考慮,就愉快地接受了這個邀請做為一起經歷過生死迫降的朋友,夏若飛也十分愿意和布魯克機長一起分享這個快樂的時刻。另外,駕機迫降的事情早就人盡皆知,澳航甚至已經在籌拍電影了,夏若飛那段時間的曝光率也極高,所以他也沒有必要在這種時候保持低調。

    于是,夏若飛就跟著布魯克機長以及莫莉一起走向了歡迎的人群。

    澳航的高級副總裁托尼也親自來參加了這次的活動,另外還有澳航公關部門的負責人以及350機隊的負責人等等,當他們發現剛才一直遠遠在旁邊看熱鬧的人居然是夏若飛的時候,也都非常的驚喜。

    在當初處理事故的時候,夏若飛和這些人基本上都打過交道,而以他過目不忘的超凡記憶力,自然是不可能忘記的,他甚至可以熟練地叫出每一個人的名字,這讓大家覺得更加的親近。

    夏若飛自然地和托尼等人站在了一起,而布魯克則走到了一旁,面帶微笑地面對著媒體。

    和布魯克機長一起執飛的兩名飛行員,除了一名副駕駛之外,另一位則是以為級別很高的檢查員。檢查員是負責對機長進行考核的,副駕駛晉升機長或者是機長恢復飛行資格時進行的考核飛行,就是由檢查員來負責的。

    這位檢查員面帶笑容地開口說道:“布魯克機長這次考核飛行的表現堪稱完美,我非常榮幸地宣布,他將從即日起恢復空客350機長資格!”

    雖然布魯克已經完成了兩個航段的飛行,但從嚴格意義上說,他的這次飛行是一個考核飛行,只有考核合格,他才能夠重新獲得執飛空客350的機長資格。也就是說,直到檢查員宣布的這一刻,布魯克機長才算是真正完成了身體和心理的恢復,重新走上了飛行崗位。

    檢查員話音一落,現場頓時響起了熱烈的掌聲,托尼等高管也紛紛上前向他表示祝賀,布魯克機長笑容滿面地不斷表示感謝。

    媒體記者們紛紛把話筒伸向了布魯克機長,詢問他此刻的感受。

    作為澳航歷史上最驚險的一次迫降的親歷者,布魯克機長一直都受到媒體的高度關注,這次他的考核飛行,澳航也提前通知了各大媒體的記者,來到停機坪上進行采訪。

    布魯克笑呵呵地把夏若飛拉了過來,說道:“在回答諸位的問題之前,我想先讓大家見一個人!”

    “哇哦!”

    “上帝!我是眼花了嗎?”

    “是夏先生!”

    媒體記者們紛紛發出了驚訝的聲音。

    平心而論,澳洲的輿論環境對華夏并不是特別的友好,一些西方白人的傲慢偏見,在這里尤為明顯,這些本地媒體平時也沒少對華夏進行一些帶著有色眼鏡的誤導性報道。

    但夏若飛絕對是個例外,幾乎所有的澳洲人對夏若飛的印象都非常好,在崇尚個人英雄主義的西方社會,很少有人能對有過這樣英雄壯舉的人物產生惡感。就連那幾個對華夏懷揣極端惡意的澳洲運動員,在談論起夏若飛的時候,也只能強壓心中的不爽,不咸不淡地夸贊幾句。

    毫無疑問,夏若飛在澳洲同樣也是媒體的寵兒,甚至比起布魯克機長是有過之而無不及,因為明眼人都知道,那次史詩級的迫降,雖然離不開布魯克機長的技術指導,但真要論功勞的話,夏若飛至少占了百分之十。

    那次事件之后,也有專家進行過無數次的復盤,甚至有人還找了志愿者進行試驗。

    試驗的方法很簡單,夏若飛當初不是宣稱自己接受過簡單的直升機飛行訓練嗎?于是他們就找來一位剛剛放單飛的、并且從未接觸過固定翼飛機知識的直升機飛行學員來模擬夏若飛的角色,然后再找一位理論知識不亞于布魯克機長的資深350機長,在模擬機上輸入當時的飛行參數,這位資深機長全程不參與飛行操控,僅僅進行技術指導,全程由那個直升機飛行學員來操作。

    試驗的結果很殘酷經過二三十次的嘗試,那名直升機飛行學員降落成功的次數為零。

    僅有一次將飛機歪歪扭扭地降落在了跑道旁邊的滑行道上,而且落地的時候起落架直接就折斷了,如果是在當日的現實情況下,就算滑行道上沒有其他飛機,那樣的降落也很有可能讓飛機直接解體。

    更何況真實情況中,飛機里狂風呼嘯,這樣的環境是根本無法模擬的。

    這個試驗結果被公布之后,也更加襯托出了當初夏若飛駕機迫降的壯舉是多么的偉大和多么的不可思議。

    布魯克機長微笑著說道:“各位,我還想告訴大家的是,考慮到夏先生遠在萬里之外,所以我這次考核飛行,并未通知他。我們今天兩架飛機幾乎同一時間在悉尼落地,完全就是一種巧合,所以我說這一切都是說上帝的安排?!?br>
    “簡直難以置信!”有一位記者驚嘆道,接著他問道,“夏先生,布魯克機長說的都是在很的嗎?”

    夏若飛含笑說道:“我事先的確并未接到通知。不過我更愿意用我們華夏人常說的一句話來形容這次巧遇是緣分讓我們不約而同來到了這里!”

    記者的閃光燈不斷閃爍,又有一位記者大聲地問道:“夏先生,今天對于布魯克機長來說,是一個特殊的時刻,你有什么想要對他說的嗎?”

    夏若飛應對這種媒體追捧的情況早已十分自如,他侃侃而談道:“我剛才已經對布魯克機長表示過祝賀了。在這里我還想說:能夠從那種程度的心理和身體創傷中恢復如初,布魯克機長是個了不起的人!我再次對他恢復飛行資格表示祝賀!我也非常愿意乘坐他執飛的航班!當然,恐怕我的乘坐無法給澳航帶來收益,畢竟我是澳航的榮譽乘客!”

    夏若飛的話讓大家都露出了善意的笑容,布魯克機長聽了之后也不禁咧嘴笑了起來。

    站在一旁的澳航的高級副總裁托尼則笑著說道:“不管什么時候,我們都竭誠歡迎夏先生搭乘澳航的航班!實際上夏先生這位澳航首位終身榮譽乘客,搭乘澳航飛機的次數屈指可數,我們想要表達一下對他的敬意,卻苦于沒有機會!”

    一位記者指了指不遠處??康奶以刺?,說道:“我想,夏先生今后搭乘澳航飛機的機會可能也不會太多?!?br>
    大家都不禁哈哈大笑起來。

    今天的主角還是布魯克機長,在詢問了夏若飛幾個問題之后,媒體記者就把主要的目標瞄準了布魯克。

    恢復了飛行資格之后,布魯克機長心情非常好,對于媒體的問題也都一一作答,夏若飛則微笑著站在一旁等待。

    媒體采訪結束之后,澳航的工作人員又推出了早已準備好的蛋糕。

    布魯克機長邀請夏若飛和他一起切蛋糕。

    和大家一起分享了那個大蛋糕之后,夏若飛就向澳航的一干人等告辭,準備去辦理入境手續。

    澳航還為布魯克準備了一個小型的冷餐會,托尼和布魯克一家都竭誠邀請夏若飛一起參加,不過夏若飛早就通知了負責仙境農場的梁齊超過來接機,剛剛已經耽誤了一小會兒,所以他也不想在這邊耽擱太久,于是婉言謝絕了。

    夏若飛對布魯克表示,自己這次在澳洲停留時間比較短,而且還有一些事情要辦,等下次再來澳洲的時候,自己會主動找他聚一聚。

    托尼親自安排了澳航的工作人員,協助夏若飛和劉寬辦理出境手續。

    至于劉安和他的機組,還要留下來進行一些掃尾的工作機場交通非常繁忙,桃源號還是要轉移到遠機位去的,另外還要進行必要的檢查、加油等操作。

    機組人員完成工作之后,會自己在機場附近找酒店入住,明天他們就要繼續飛往華夏。

    夏若飛和劉寬在p通道順利地辦理了入境手續。

    夏若飛第一次來澳洲的時候,入境時曾親身經歷了海關人員的刁難。這次入境待遇卻截然不同,澳航的員工親自陪同,而海關人員顯然依舊記得夏若飛這位澳洲家喻戶曉的英雄,態度相當的熱情,用最快的速度為夏若飛和劉寬辦理了入境手續。

    走出機場之后,夏若飛一眼就看到了焦急等待的梁齊超。

    “梁哥!”夏若飛笑著朝他招了招手。

    梁齊超和陪他一同前來接機的黛芙拉不約而同地扭過頭來,看到夏若飛之后,兩人立刻快步迎了上來。

    “若飛,怎么這么久???”梁齊超說道,“我還以為你入境的時候遇到麻煩了呢!”

    夏若飛笑呵呵地說道:“剛才遇到幾個老朋友,一起聊了幾句!讓你久等了!”

    “等一會兒沒關系!”梁齊超說道,“沒遇到麻煩就好!”

    夏若飛說道:“對了,給你們介紹一下,這位是劉寬劉伯,這次跟我一起過來辦事的。劉伯,他叫梁齊超,是仙境農場的負責人?!?br>
    “劉伯您好!”

    “梁總好!”

    兩人簡單地寒暄了兩句,一行人就朝著停車場走去。

    夏若飛碰了碰梁齊超的胳膊,然后朝黛芙拉怒了努嘴,笑著說道:“看這意思,已經拿下了?”

    梁齊超嘿嘿一笑,說道:“你說呢?哥們還是有兩下子的吧?”

    “還行吧!”夏若飛撇了撇嘴說道,“這都兩年了,而且還近水樓臺先得月,如果這都拿不下,你也可以去吃翔了!”

    “能不能不要說這么惡心的話?”梁齊超一臉嫌棄地說道,“你好歹也是澳洲的國民英雄,而且身家至少幾十億了吧?文明點兒!”

    “這已經很文明了呀!”夏若飛眨了眨眼睛說道,“不然的話我就不是說翔,而是直接說”

    “打??!打??!”梁齊超連忙說道,“不是說黛芙拉的嗎?怎么聊著聊著就聊到那么惡心的東西了?”

    夏若飛不禁哈哈大笑起來,拍了拍梁齊超的肩膀,說道:“對了,我還沒問你呢!你跟黛芙拉的事情你父親那一關過了?”

    梁齊超聞言頓時一臉苦相,說道:“我老爹那個人,你又不是不知道,整個一老古板!我哪敢跟他說???”

    “要不要兄弟給你支支招?”夏若飛笑著說道。

    “你說!你說!”梁齊超連忙說道,“我知道你的鬼主意最多!”

    “簡單??!你倆加把勁,爭取盡快造個人出來??!”夏若飛笑著說道。

    “這叫什么餿主意?”梁齊超忍不住叫道,“這要被我爸知道了,還不得扒了我的皮???”

    “這你就不懂了吧?”夏若飛笑著說道,“梁叔雖然反對你找一個外國女人,但他也沒有實質證據不是?而且你山高皇帝遠,他總不可能跑到這邊天天監視著你吧?”

    “這倒是,不過這跟要小孩有什么關系?”梁齊超問道。

    “我說的是,你有這么多有利條件不知道利用,傻不傻?”夏若飛說道,“有一個顛補不破的真理你記住了,那就是隔代親!別看你爸現在嘴上罵得兇,你要真跟黛芙拉給他生了個大胖孫子出來,你看他高不高興?而且混血的孩子長得又俊,到時候你爸肯定笑得嘴巴都合不攏,恨不得天天抱著孫子不放手!你信不信?”

    “好像還真有那么一點兒道理??!”梁齊超嘀咕道。

    “聽我的沒錯!”夏若飛說道,“澳洲這邊的姑娘應該不會那么傳統,非要領了證才生孩子吧?”

    “這邊的人戀愛生子也很正常,有的人孩子都挺大了才結婚呢!”梁齊超說道。

    “那不就結了?”夏若飛說道,“這事兒你跟黛芙拉商量商量,只要她同意,那就好辦了!”

    兩人一邊走一邊聊,很快就來到了停車的地方。

    梁齊超開來的是農場的那輛黑色奔馳轎車,他親自開車,黛芙拉坐在副駕駛的位置,而夏若飛和劉寬則坐在了后排。

    車子啟動后很快就駛出了機場,朝著獵人谷的方向疾馳而去。    

        (本章未完,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最新網址:m.hainajx.com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頁 存書簽
    日本大胆欧美人术艺术
  • <th id="l9sur"><sup id="l9sur"></sup></th>
  • <object id="l9sur"></object>

  • <center id="l9sur"><span id="l9sur"></span></center>

  • <th id="l9sur"></th>
    <big id="l9sur"></bi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