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大胆欧美人术艺术

  • <th id="l9sur"><sup id="l9sur"></sup></th>
  • <object id="l9sur"></object>

  • <center id="l9sur"><span id="l9sur"></span></center>

  • <th id="l9sur"></th>
    <big id="l9sur"></big>
  • 返回

    達則兼濟天下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頁 進書架
    最新網址:www.studiog1.com
         達則兼濟天下 (第1/3頁)
        
    換做其他孩子,如果有人這么近距離地打量自己,至少是會抬頭看一眼的,但是誠誠卻依然旁若無人,自顧自地擺弄著手中的毛絨熊玩具,對夏若飛視而不見。

    夏若飛嘗試著叫了一聲:“誠誠?”

    他一直在觀察著誠誠的反應,自己的聲音還是挺大的,但是誠誠連眼睛都沒有眨一下,就仿佛什么事情都沒有發生一樣,完全沉浸在自己的世界當中。

    夏若飛對此也沒有什么意外——當初歡歡也是這樣的。

    他沉吟了一下,伸手去扯了一下誠誠手中的毛絨熊玩具。

    誠誠立刻緊緊地抱住了毛絨熊,不過總算是抬起了頭,用充滿敵意的目光瞪了夏若飛一眼,然后整個人趴在了地上,把毛絨熊玩具緊緊地壓在身下。

    夏若飛心中暗嘆了一聲。

    上次見到歡歡的狀況,他的心靈就受到了極大的震撼,今天再看到情況更加嚴重的誠誠,夏若飛感覺自己的心更是被狠狠地撞了一下。

    這些星星的孩子,每一個都長得非??蓯?,比一般的小孩都要清秀,如果不是和他們深入接觸,根本察覺不到他們有任何問題。

    但是細心觀察就會發現,他們的眼神和一般的孩子不一樣,缺乏了那種靈動,幾乎不跟人對視,仿佛從來沒有焦距。

    夏若飛能想象到星孩父母的那種痛苦煎熬。

    而且這種痛苦煎熬不是一時一刻的,在孩子成長的每一天,這種煎熬都無處不在,而且隨著孩子年齡的增長,最佳矯正期過去之后,那種深深的絕望就會越來越重。

    很多家庭在孩子小的時候,還會盡全力去帶孩子做康復,但這個漫長的長跑過程中,因為康復效果不明顯或者家庭經濟原因等等,就會不斷有人放棄,最后大部分孤獨癥患者都只能被養在家中,完全沒有獨立生活能力。

    這也是為什么康復機構中絕大部分都是兩三歲、三四歲孩子的緣故。

    而這些孩子因為基本生存能力都不具備,社交能力更是基本為零,所以絕大部分都無法正常上學,情況稍微好一點的也許會去就讀特殊學校,重度患者就只能在家里。

    如果還伴隨著暴力傾向,對于親人來說,更是無比沉重的負擔——無論是身體還是心理。

    而當這些患者的父母逐漸老去,甚至去世之后,他們的狀況可想而知……

    夏若飛心情沉重地望著誠誠,他的心思已經不在于如何給誠誠做治療了,而是擴散到整個孤獨癥群體的生存狀態問題了。

    窮則獨善其身、達則兼濟天下。

    夏若飛有能力治愈歡歡,有能力治愈誠誠,但是成千上萬的孤獨癥患者以及他們的家人卻依然在一種無助、絕望和一眼望不到邊的黑暗中前行。

    近年來,孤獨癥患者的比例是逐年增加,研究表明,每一百五十個新生兒當中,就會有一個孤獨癥患者,這是一個無比龐大的基數。

    夏若飛第一次生出了為這個群體做點兒什么的念頭。

    當然,他現在可能還沒有這樣的能力,但是他相信隨著靈圖空間的升級,或者不斷解鎖小冊子的內容,說不定就能找到一個完全的辦法,不依賴靈心花花瓣或者只需要極少量靈心花花瓣,就能對孤獨癥進行有效治療。

    如果能開發出孤獨癥特效藥,那真的是一件功德無量的事情。

    甚至比攻克癌癥都要有意義——孩子是這個世界的未來??!

    薛碧云也一直在緊張地關注著夏若飛,她看到夏若飛簡單地跟誠誠交流了一會兒之后,就陷入了沉默之中,她的心中更是無比忐忑,一顆心都揪了起來。

    夏若飛站起身來的時候,薛碧云連忙上前問道:“夏醫生,怎么樣?”

    夏若飛臉上掛著溫暖的微笑,說道:“薛姨,不用緊張,我只是簡單了解一下誠誠的狀況?!?br>
    薛碧云連連點頭說道:“夏醫生,那我把誠誠的病歷給您看看吧!”

    夏若飛微微點了點頭——雖然他不需要看什么病歷,但如果連病歷都不看,薛碧云估計心里就更不安了。

    很多時候夏若飛還是非??紤]別人感受的。

    在薛碧云去找病歷的時候,田慧心十分真誠地對夏若飛說道:“小夏,這次真是麻煩你了!碧云她一個人帶孩子非常不容易,這些年是吃盡了苦頭,而且她也是咱們三山人,所以我跟她在康復機構認識之后,就成了很好的姐妹,你一定要幫幫她??!這已經是她最后的希望了……”

    夏若飛微笑著說道:“慧心姨,放心吧!既然我答應了你們,就一定會盡最大努力的!而且……”

    說到這,夏若飛看了看已經在沙發上睡著了的歡歡,說道:“我之前不是已經有過治療經驗了嗎?我想這次應該問題不會很大的!”

    田慧心高興地說道:“那就好,那就好……歡歡這孩子剛剛還吵著要見你了,結果沒一會兒自己就睡著了!”

    “孩子嘛!”夏若飛不以為意地笑了笑說道,“她剛坐完飛機,肯定也很累了,讓她好好睡一覺吧!”

    田慧心笑著說道:“那你一會兒可不許走??!不然這丫頭醒過來要是知道你來了又走了,肯定跟我發脾氣!”

    “行行行,我一定等我們的小公主醒了之后再走!”夏若飛哈哈一笑說道。

    這時,薛碧云把病歷找了出來。

    厚厚的一大疊病歷,有的一看就是有年頭了。

    這些病歷本,就是薛碧云帶著孩子苦苦尋醫問藥的真實寫照??!

    夏若飛十分認真的翻看每一本病歷、每一份化驗報告、每一張腦電圖報告,足足半個多小時之后才放了下來。

    “夏醫生,誠誠的情況嚴重嗎?”薛碧云迫不及待的問道。

    “跟歡歡當初比,是相對嚴重一些……尤其是還有癲癇的情況?!毕娜麸w說道,“不過問題應該不大!”

    夏若飛并不是信口胡說,自從他給宋老治療之后,他就開始有意識地惡補一些醫學方面的知識,以中醫為主,西醫也稍微了解了一些。

    現在的夏若飛早就不是普通人了,精神力遠比一般人強大無數倍,學習什么的效率自然極高,所以他還是有一定理論基礎的。

    薛碧云在聽了前半句的時候,一顆心都糾結在了一起,而當夏若飛說問題不大的時候,她仿佛渾身的力氣都被抽走了一樣,整個人一下子坐在了沙發上,眼眶也開始泛紅。

    田慧心連忙說道:“碧云,既然小夏說可以治療,你應該高興才對啊……”

    薛碧云抹了一把眼淚說道:“田姐,我……我就是太高興了……不好意思啊夏醫生!”

    夏若飛溫和地笑了笑說道:“沒關系?!?br>
    接著,夏若飛又轉向了田慧心,問道:“慧心姨,能找到煎藥的器具嗎?”

    “我馬上讓酒店準備,需要什么?”田慧心立刻說道。

    “砂鍋、炭火爐,還有木炭?!毕娜麸w說道,“如果不好找的話,普通的鋼精鍋和電磁爐也能湊合用!”

    “能找到!我馬上打電話!”田慧心說道。

    開玩笑,如果用鋼精鍋電磁爐熬藥影響了藥效怎么辦?集團少奶奶的要求,別說找砂鍋了,就是比這困難百倍的東西,酒店方面也一定會屁顛屁顛去準備的。

    “那行,你讓他們盡快送過來!”夏若飛笑著說道,“我去藥店配點中藥,今天先熬一副藥給誠誠喝?!?br>
    薛碧云連忙起身道謝,兩人把夏若飛送到門口,然后田慧心就打電話讓酒店準備熬制中藥的器具。

    其實夏若飛空間里儲備了大量的常用中藥,但他也不能憑空變出來??!剛才來的路上他就注意到附近有一家中藥房,所以干脆出了酒店后溜溜達達過去,買上需要的幾味中藥之后再回酒店。

    夏若飛熬制的依然是安神補腦、靜心養氣的藥湯,真正起到治療效果的還是靈心花花瓣溶液。

    夏若飛回到酒店之后,恒豐酒店已經以最高的效率把他需要的東西準備好了。

    于是夏若飛讓田慧心和薛碧云在會客室等待,他則拎著藥材來到臥室,關上房門開始熬藥。

    熬藥這件事情,夏若飛早就輕車熟路了。

    淬體湯、孕靈湯的熬制程序那么復雜,他都能輕松完成,更何況一副普通的湯藥?

    熬制好中藥之后,夏若飛打開窗戶將濃郁的藥味散發出去,然后他倒了小半碗藥湯出來——考慮到誠誠年齡還小,而且現在這種狀況喂他吃藥難度也挺大的,所以夏若飛特地少倒了一些。

    然后夏若飛心念一動,手中憑空出現了一個瓷瓶。

    這是他出發前特地配置的花瓣溶液,里面靈心花花瓣的濃度比較低——這也是沒有辦法的辦法,如果一整片放進去,估計誠誠喝兩次藥就痊愈了,那也實在是太驚世駭俗了。

    按照夏若飛的計算,這個濃度的靈心花花瓣溶液,誠誠大約需要服用半個月左右才會出現明顯的好轉,連續服用一個月差不多能消耗掉一片到兩片靈心花花瓣,到時候基本上可以痊愈。

    夏若飛將花瓣溶液倒入藥湯里面,用筷子攪拌均勻之后,又把藥碗收到原空間中,利用內外時間流速差讓藥湯冷卻到可以入口的溫度,然后把藥碗取出來,端著走出了臥室。

    “夏醫生,辛苦了!”薛碧云連忙迎上來,小心翼翼地接過了那碗中藥。

    在她眼中,這可不是普通的中藥,這就是兒子康復的希望所在??!

    夏若飛微笑著說道:“薛姨,讓誠誠把藥喝了吧!”

    薛碧云點了點頭,又小心地問道:“夏醫生,這里面能加糖嗎?誠誠他有點怕苦……”

    “可以的,多加點兒也沒關系!”夏若飛說道,“薛姨,你想辦法喂誠誠喝掉這副中藥,我還要再處理一下剩下的藥湯?!?br>
    “好的好的,您忙您的!”薛碧云連忙說道。

    夏若飛回到臥室,把房門鎖上,然后把砂鍋里剩下的藥湯全部倒在了一個湯碗里面,這才將砂鍋里的藥渣倒進垃圾桶。

    夏若飛看了看剩下的藥湯,在心里默默計算了一下,又走回會客廳,從飲水機里接了一些礦泉水回臥室,將這些礦泉水跟藥湯混在一起。

    然后他計算了一下藥量,從空間里取出配置好的靈心花花瓣溶液也倒了進去,用筷子均勻地攪拌好。

    接著夏若飛就拿出了剛才在藥店順手購買的密封中藥袋,把這些藥湯一份份地裝好。

    一共有九份,三天的量。

    夏若飛把這些真空包裝袋拿了出去,看到薛碧云已經將那碗中藥喂完了,正追著誠誠給他擦嘴巴。

    薛碧云這些年來獨自帶著誠誠,對他的習慣、秉性了如指掌,喂藥還是有一套自己的辦法的。

    看到這樣的情景,夏若飛也微微放下心來。

    “夏醫生,誠誠已經喝完了?!毖Ρ淘埔娤娜麸w出來,連忙說道。

    夏若飛微笑著說道:“很好!薛姨,這是我今天熬制的中藥,我都裝在真空密封袋里了,你把它們放在冰箱里,每天三次,飯后半個小時服用,三天后我會讓人再送后續三天的藥過來!”

    “好的好的!”薛碧云千恩萬謝地接過真空袋,“夏醫生,這真是麻煩你了……”

    “薛姨,第一個療程大約半個月,如果不出意外的話,應該能看到明顯的療效?!毕娜麸w微笑著說道,“第二個療程結束之后,基本上就能恢復如常了!”

    薛碧云不禁驚呆了,她有些不敢想象,畢竟當今醫學界公認的結論就是,孤獨癥沒有辦法藥物治療,只能通過訓練干預進行行為矯正。

    雖然歡歡恢復的事實擺在眼前,但薛碧云依然不敢想誠誠也能像歡歡那樣。

    她有時候甚至會想:歡歡當初會不會是誤診了,以前只是性格內向,隨著年齡的增加就慢慢好了?

    當然,這種念頭薛碧云很快就打消了,因為她和田慧心一起帶著孩子做康復很長時間,歡歡的狀況她是了解的,而且以港島馬家的財力,又怎么可能出現誤診呢?

    她心中歡欣鼓舞,同時又害怕再一次失望。

    患得患失,這就是薛碧云目前的心態。

    “夏醫生,那……誠誠的癲癇……不需要手術嗎?”薛碧云小心地問道。

    夏若飛微笑著說道:“中醫治療不需要手術,腦部的病變也會隨著療程的繼續逐漸恢復的,薛姨你就放心吧!”

    “謝謝!謝謝……”薛碧云有些哽咽地說道。

    “千萬別客氣了,大家都是老鄉,你又是慧心姨的好姐妹,我能幫的一定會幫的!”夏若飛說道。

    薛碧云去將密封中藥袋放進房間玄關柜子下的小冰箱中,而夏若飛則把無奈的目光投向了沙發。

    歡歡還在呼呼大睡。

    實際上夏若飛是想盡快回農場的——明天就可以服用孕靈湯了,這一次服用之后極有可能可以解鎖小冊子新一頁的內容,夏若飛準備今晚就把孕靈湯準備好,然后明天一早就服用。

    不過剛才答應過田慧心的,現在歡歡沒睡醒,他還真不好就此離開。

    誠誠吃了中藥之后沒玩一會兒,也趴在地上睡著了。

    薛碧云連忙把他抱起來放在了沙發上,給他蓋上小毯子。

    這下沙發上一個小蘿莉,一個小正太,一人占據一頭,睡得要多香有多香。

    夏若飛與田慧心相視苦笑,無奈地對面的沙發上坐了下來。

    到了傍晚五點多鐘,歡歡終于翻了個身,然后揉了揉惺忪的睡眼,有些茫然地看了看四周,慢慢地坐了起來。

    當她看到坐在對面的夏若飛正笑瞇瞇地看著自己,朦朧的睡意頓時一掃而空,高興地大叫了一聲:“夏哥哥!”

    然后,歡歡連鞋子都沒穿,直接就光著腳跳下沙發,一下子撲進了夏若飛的懷中。

    【PS:感謝“歐陽蘭蔻”和“唐盛敏”童鞋的打賞支持!】    

        (本章未完,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最新網址:m.hainajx.com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頁 存書簽
    日本大胆欧美人术艺术
  • <th id="l9sur"><sup id="l9sur"></sup></th>
  • <object id="l9sur"></object>

  • <center id="l9sur"><span id="l9sur"></span></center>

  • <th id="l9sur"></th>
    <big id="l9sur"></bi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