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大胆欧美人术艺术

  • <th id="l9sur"><sup id="l9sur"></sup></th>
  • <object id="l9sur"></object>

  • <center id="l9sur"><span id="l9sur"></span></center>

  • <th id="l9sur"></th>
    <big id="l9sur"></big>
  • 返回

    總部來人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頁 進書架
    最新網址:www.studiog1.com
         總部來人 (第1/3頁)
        
    林總興沖沖地拿著手機到別墅院子去打電話,而黃醫生則帶著林總其他幾個下屬一起把那些冬蟲夏草全部都收拾整齊,包裝好。

    一會兒工夫,林總神色有些郁悶地走回了客廳。

    夏若飛見狀微微一愣,問道:“林總,怎么?事情不順利?”

    林總連忙強笑了一下,說道:“沒有沒有!不過夏老弟,咱們的交易可能需要再推遲一天了,總部那邊會派人過來親自跟進!”

    林總也是相當郁悶,總部的說法是這么大的一宗交易,要體現重視,所以專門委派了一位經理今天就飛來三山,實際上林總知道,他們可能是想要摘桃子。

    這筆交易完全是靠他自己的人脈談下來的,如果沒有他跟夏若飛良好的私交,人家品質這么高的冬蟲夏草還怕沒銷路?

    現在這筆業績太亮眼了,亮眼到讓人眼紅的程度,以林總現在的底蘊,也有些力不從心。

    “什么情況?”夏若飛眉頭微皺道。

    林總嘆了一口氣,說道:“夏老弟,總部也是比較重視這次交易,所以才會派人過來的?!?br>
    公司內部的那些狗屁倒灶的事情,林總也不好意思在夏若飛面前提,畢竟家丑不可外揚。

    不過夏若飛又不是初出茅廬的愣頭青了,他察言觀色的本事最近一年也是大有長進,看到林總如同霜打的茄子一般,他哪里還會猜不到這其中的奧妙?

    夏若飛想了想,微笑著說道:“林總,那你就安心在我們這邊休息一天吧!咱們是老朋友了,你就把這當做自己的家!”

    然后他又轉頭對馮婧說道:“馮總,你讓行政那邊趕緊把招待所的房間準備一下,今天林總他們幾個人就在農場留宿了!”

    林總連忙說道:“夏老弟,不用這么麻煩了……我們去市區住酒店就好!”

    “來回一個小時車程呢!折騰這干啥?”夏若飛不由分說道,“就在農場住吧!這里環境比市區好多了!”

    林總心中也是微微一暖,說道:“那行,我聽你的……”

    “那你們下午就去休息一下吧!坐飛機本來就旅途勞頓,然后又馬不停蹄趕到農場投入工作,一定都累壞了!”夏若飛笑著說道。

    “好,那就謝謝夏老弟了!”林總說道,“那你也休息會兒,我們就不打擾了……”

    夏若飛微笑著點了點頭。

    林總有些不甘地看了看茶幾上擺著的三大箱極品冬蟲夏草,然后才扭頭朝別墅外面走去。

    夏若飛親自送到院門口,等林總他們走遠了,他才返身走回了別墅。

    夏若飛將這些冬蟲夏草重新收回了靈圖空間里,有些無奈地笑著搖了搖頭。

    這也算是好事多磨了吧!

    不過夏若飛并不擔心,這么好的蟲草根本不愁賣不出去,就算是沒有什么買家有能力全部吃下,那也可以慢慢賣。

    實在是湊不夠收購款,大不了就是把海外賬戶里的錢轉一筆進來,只要提前一天操作,資金很快就能到賬。

    夏若飛下午也沒有去公司,午睡了一會兒之后,就起床下樓,坐在院子里的躺椅上,拿著一本書、泡了一壺茶,悠閑地在冬日的陽光下消磨時光,小黑它們也都歡快地在夏若飛的腳邊嬉戲打鬧,畫面十分的和諧溫馨。

    到了快下午五點鐘的時候,夏若飛接到了劉倩的電話。

    由于夏若飛并不經常在公司辦公,所以行政那邊幾次要給他配助理,都被他推了,一般有什么事情都是劉倩負責對接保障,相當于他跟馮婧共用一個助理。

    “董事長,同仁堂總部的人到了?!眲①徽f道,“他們下了飛機就直接到農場來了……”

    夏若飛跟同仁堂總部的人又不熟,而且好好的交易被暫停他心里多少也有些不爽,所謂“重視”之類的騙小孩的說辭,夏若飛自然不會相信的,所以他也裝糊涂,根本就沒安排人去接機。

    夏若飛心里說道:還挺急不可耐的……

    他淡淡地問道:“這么晚了他們過來干嘛?公司都快下班了吧?”

    劉倩說道:“他們想第一時間跟你談談收購冬蟲夏草的事情?!?br>
    “你就跟他們說我沒在農場,再說公司馬上就下班了,有什么事情明天再說!”夏若飛微微皺眉說道。

    “好的!”劉倩又猶豫了一下,問道,“那這兩個人的食宿問題……”

    “公司招待所還有空房嗎?”夏若飛反問道。

    “沒有了!”劉倩說道,“林總這次來了六個人,咱們招待所本來就沒幾個房間……”

    “那不就結了?”夏若飛說道,“不用主動給他們安排了,同仁堂那么大的家業,還出不起幾個差旅費?”

    “明白!”劉倩連忙說道。

    掛了電話之后,夏若飛也沒在意,直接把手機放在邊上的石桌上,然后又拿起了書看。

    ……

    同仁堂連鎖總部的采購經理陳順此時的心情相當不順。

    中午的時候,華東區的林副總給連鎖總部分管華東區域的副總裁打電話報告,說是有一批極品冬蟲夏草要收購,想要申請權限。

    這位副總裁就是陳順的二伯父陳偉南,他對華東大區這位林副總的印象還挺深,原本只是一家門店的經理,不過走了狗屎運連續采購到了年份十足的野生老山人參,后來又自己開拓了渠道,每個月都能為同仁堂采購到品質極高的鐵皮楓斗,因此才被連鎖總部領導發現,順利升了職。

    陳偉南一聽這位林副總又找到了價值比鐵皮楓斗更高、銷量更好的極品冬蟲夏草,心中也是微微一動,于是詢問了一下來源。

    果然同他猜測的一樣,依然是來自于三山的那家桃源公司。

    陳偉南立刻就動了心思,這是一筆令人無比眼紅的業績??!他的侄子陳順在采購經理的崗位上已經很久了,這次剛好采購部副總的職位出現了空缺,而符合提升條件的采購部經理級領導有六七個,如果陳順能拿下這樣的大單,再加上自己這邊的幫助,那么陳順更進一步就順理成章了。

    于是陳偉南立刻就叫停了這次交易,表示這么大批量的采購,交易總額這么大,需要連鎖總部這邊派人過去主持,要以連鎖總部的名義采購,然后再將這批貨分配到各個大區,言下之意是不能讓華東區吃獨食。

    陳順就這樣被緊急派往了三山。

    在出發之前,陳偉南專門對陳順面授機宜,對這次采購的重要性強調了很多次。

    因為他這個侄兒實在是有些上不了臺面,能力水平一般,吃喝玩樂倒是樣樣精通,如果不是有他罩著,別說當個采購經理了,恐怕就是普通采購專員都不一定能當得上,搞不好干不了幾天就會被掃地出門。

    陳順聽了之后也是喜不自勝,仿佛看到了采購部副總的寶座在朝著自己招手。

    那些高深的問題他不懂,也不想懂,反正就記得自己伯父說的,盡量爭取拿下這個大單!

    陳順就是帶著這樣急迫的心情,帶上一名經驗豐富的采購專員,登上飛往三山市的航班的。

    飛機在三山落地的時候,已經是下午四點多了,他直接在機場打了車,直奔桃源農場。

    沒想到來到農場這邊,就一個二十多歲的女助理接待了自己,而且打過幾個電話之后,就告訴他桃源公司的董事長出去了,今天談不了。

    本想著就算今天談不成,桃源公司這邊好歹會安排一下食宿吧?

    沒想到說完之后,那女助理就閉上了嘴巴,絕口不提這件事了。

    陳順郁悶透頂,覺得這桃源公司也太不懂待客之道了,自己可是上門來收購的,是財神爺??!不說把自己奉若上賓,但基本的保障還是要的吧?

    不過人家裝糊涂,作為京城爺們的陳順也不好沒臉沒皮的主動提,只能郁悶地帶著人離開了農場。

    來到農場門口的時候,陳順才意識到了似乎有些不妙。

    這農場地處郊外,從農場門口走到外面國道都要好久了,而且國道上也很難打到車。

    眼看著天越來越黑,陳順的心情也是糟糕到了極點。

    他黑著臉掏出手機來,找到林總的電話撥了出去。

    電話響了好幾聲,林總才接聽,不咸不淡地說道:“陳經理,有什么指示嗎?”

    “林副總,我們現在在桃源農場門口,一時間打不到車去市區,你讓人打一輛出租車過來接我們一下!”陳順一副命令的口吻說道。

    林總也聽出了陳順的怨氣,不過他卻差點樂了出來。

    看來這位京城來的陳經理是已經來過桃源農場了,只不過吃了個閉門羹。

    夏老弟夠意思??!林總在心里說道。

    林總控制著自己的情緒,冷淡地說道:“陳經理,不好意思了,我們也沒有住在市區……”

    “那你們住在哪兒?”陳順脫口而出問道。

    林總一副理所當然的語氣說道:“當然是住在桃源農場??!”

    “你……”陳順沒想到林總居然就在桃源農場。

    他心里恨恨地說道:真是豈有此理!他們幾個就好吃好喝招待著,我過來就連口熱茶都沒有!天都快黑了也不安排住宿!

    “陳經理還有事兒嗎?沒事兒的話我先掛了,夏董事長找我吃飯呢!”林總說道。

    然后,他不等陳順說話,就直接把電話掛了。

    陳順氣得差點把手機給丟出去,跟他一起過來的那個采購專員有些戰戰兢兢地站在一旁,不敢觸他的霉頭。

    陳順沒好氣地說道:“愣著干什么?走路出去,到國道上攔車吧!”

    說完,他就大步朝前走去,采購專員只能苦逼地拖著兩人的行李箱,快步地跟了上去。

    兩人走了半天,天全黑下來之后才來到了國道旁邊。

    然后他們又在寒風中攔了足足半個小時的車,才算運氣好遇到了一輛空車返回市區的出租車,這才坐上了車回市區。

    在三山市區開好房間住進去之后,陳順心里的怨氣還沒有消散,他決定明天在談具體收購條款的時候,要好好的拿捏一下這個桃源公司。

    老虎不發威,當老子是病貓??!陳順在心里恨恨地說道。

    此時他早已把伯父陳偉南的叮囑忘到九霄云外去了。

    ……

    第二天上午,幾經周折之后,陳順終于見到了桃源公司的董事長夏若飛,同時也見到了林總他們一行人。

    陳順沒給林總好臉色看,林總也不愿意與這個明顯過來摘桃子的人虛與委蛇,所以會議室里的空氣似乎都帶著一絲火藥味。

    直到姍姍來遲的夏若飛走進會議室,凝固的空氣才似乎重新流動了起來。

    馮婧剛才在會議室就覺得氣氛讓她感覺很壓抑,夏若飛進來之后,她連忙就介紹道:“董事長,這位是同仁堂連鎖采購部的陳順經理;陳經理,這是我們董事長夏若飛先生?!?br>
    夏若飛淡淡地點了點頭說道:“陳經理好?!?br>
    陳順皮笑肉不笑地朝夏若飛點了下頭,然后說道:“夏總,我這次來是代表同仁堂連鎖,和你們談談收購冬蟲夏草的事情。根據華東區林副總的匯報,你們公司有一批成色不錯的蟲草,我們對高端中草藥還是比較感興趣的,不過在談收購之前,我想先驗驗貨?!?br>
    夏若飛在位子上坐了下來,眉頭微微一皺說道:“這批蟲草林總在昨天已經帶著專業的鑒定師全部檢查過一遍了?!?br>
    “林副總看過了,我還沒看過??!”陳順說道,“我們同仁堂連鎖對這種涉及金額巨大的收購,是有一套十分嚴謹的規程的,還請夏總理解?!?br>
    夏若飛沉吟了片刻之后,點頭說道:“好吧!”

    雖然這個陳順一副欠扁的樣子,但是夏若飛還是想盡快把這批蟲草變現,既然他想看,那就讓他看看好了,反正也不浪費什么時間。

    夏若飛朝劉倩招了招手,劉倩連忙放下筆走了過來。

    夏若飛掏出辦公室鑰匙遞給了劉倩,說道:“你去行政那邊找幾個年輕力壯的小伙子,把我辦公桌后面那三個大紙箱搬過來,注意吩咐他們小心一些,不要磕到碰到?!?br>
    “是!”劉倩說道,然后拿著鑰匙快步離開了。

    一會兒工夫,三箱冬蟲夏草就被抬到了會議室。    

        (本章未完,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最新網址:m.hainajx.com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頁 存書簽
    日本大胆欧美人术艺术
  • <th id="l9sur"><sup id="l9sur"></sup></th>
  • <object id="l9sur"></object>

  • <center id="l9sur"><span id="l9sur"></span></center>

  • <th id="l9sur"></th>
    <big id="l9sur"></big>